发新帖
查看: 8|回复: 0

才能够让世界变得美好起来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热热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9-1-7 11:47:25 显示全部楼层

说实话,我并不推荐你看这部电影。

影片所传达的悲伤冷漠、消极哀怨的人生态度会让人感到不适,更会刺激到敏感者让他们陷入沉思与焦虑。

最后,所有人都会向自己一个问题。

活着究竟还有什么意义?

影片的名字叫做《超脱》。

何为超脱?应指超脱于世外的豁达心态;但存活于世的人哪能割裂与世间的联系,当世俗的人背负着世俗的枷锁,当世俗的人陷入自我的蒸笼里。

存活于世的人,死亡才是超脱的唯一途径。

丧到骨子里的冷彻。



我这一生,尽是可耻之事。

太宰治在《人间失格》里如此评价自己,如此悲凉的气息从首页弥漫到尾页而止;纵观全书就像纵观太宰治的一生,总爱跟人性与自己较劲。

最后39岁的太宰治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一生。

或许他是对的,不甘于生活的蒸笼,用死亡完成超脱的一生;或许他是错的,捆绑与枷锁本就是生命之重,活着的人更有勇气。

太宰治用文字勾勒了冷漠悲凉的世界,而《超脱》则用影像诠释了人性的孤独与敏感。

就连主演艾德里安·布洛迪,长的就是一张生无可恋的脸。

禁欲相、鹰钩鼻,这个颇具英伦气质的演员成名作《钢琴家》里,就已经将“丧”刻画进骨子里;战争年代的艺术家,为苟全性命如老鼠般逃窜;如今时隔多年,再见仍是那般丧气的脸。



开头所引用的加缪,就为影片笼罩了一丝悲凉。

我从未这般深切感觉到,如此超脱于自身,却依存于世界。
一种疑问,也是一种回答。

整部影片从始至终也都在追寻一个问题,“本我”与“自我”如何共处?现实跟虚妄如何平衡?但最后也没有得到答案。

影片所采用伪记录的拍摄手法、采访式的问答,都像极了一场独幕剧,像极了一位哲学家的自我剖析;他时而悲恸时而深思、时而孤创时而感伤;但没有答案,只有画面上演员的陷入沉寂。

徒增感伤。



影片并没有一个连贯剧情线索。

如果非要说说,或许是围绕孩子们的教育问题,艾德里安·布洛迪饰演的是一位代课老师,这座学校的学生与反叛著称,而学校也因经营不善而濒临倒闭,但一切对他而言无足轻重,生活不过是车轮式的前行,他无法阻止就跟随车轮滚动。

没有抱怨没有悲悯,有的不过是在现实跟迷惘间拉扯自己。

他经历的是一段悲痛的童年,那闪回的画面不断将他破碎的记忆拼凑成悲剧,那是一段他不愿面对却无可逃避的童年。

他曾目睹母亲在他面前自杀,而就此他的成长始终笼罩着一片氤氲。

他是个悲观主义者。

也是个冷漠的旁观者。

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枷锁。

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蒸笼。

但作为教育者他还是愿意给予别人关怀;所以面对不良学生的咒骂与挑衅,他只是微笑以对。

当学生的发泄被他温柔化解,最软绵无力的是学生的窘迫。

那是学生发泄的出口,却被他轻而易举的堵住了;他深谙学生们的心理,所以才会能够如此轻易化解他们的焦虑。

但面对叛逆的学生有的老师却力不从心;因为这种令不从心他们陷入了一种焦虑,这种困境因学生而已,但却需要自己想方设法填满。

这是一种死循环。

孩子没用发泄去掩盖自己的焦虑,却没想到因此给老师们带来的焦虑。

相互不理解,才是教育矛盾产生的根本原因。



作为教育者,在生活方面他尝试着帮助同学走出焦虑。

尽管阴暗的童年让他丧失了乐观的能力,但他仍愿选择以“伪装”的方式扮演老师的角色。

他给予自卑的女同学以安慰,告诉她生活并不是一片死寂,他指引她向前,尽管他自己都不相信。即便如此他的方式仍然有所收获,自卑的女同学开始变得乐观起来。

原本是好事一件,至少又多了一个人拥有彩色的世界。

但是由于沟通不畅,女同学将这种温暖当做了爱意;当他惊慌失措的拒绝了这份爱意时,却引发了一场悲剧。

最后女同学,一边吃着自己亲手制作的蛋糕一边看着他。

最后直到她倒下,直到她失去生命。

此刻的他或许才懂得,每个人都自己的捆绑与枷锁,但仍能能存活于一种平衡里;这种平衡尽管阴暗,但却足够她有活下来的勇气,而当突然某个陌生人的闯入打破这种平衡。

要么不再阴暗,要么死去。

两种极端。



在生活上,他尝试着跟一切划清界限。

逃避一切将自己封锁成一片孤岛;就像整部影片所有人所弥漫的距离感。对社会对他人都漠不关心。

唯有这样,才能保持平衡不被打破。

但当他的生活被陌生人闯入,他维系的平衡也就不存在了。

当“小太妹”看到的他的悲伤,将他当做了“生意”,尾随其后只想通过“援交”来换取生活必需品;他开始陷入了两难。

他既不愿意被小太妹打破自己生活中的平衡,又不愿目睹一位孩子堕落。

出于教育从业者的关心。

他帮助了她给予帮助,小太妹也逐渐的对他开始依赖;而这种温暖也渐渐的缓解了他内心的空虚,生活也逐渐变成了彩色。



但女同学的事情是同时进行的。

此时女同学因误解而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所以当他发觉小太妹对他形成依赖时,他选择了一刀两断。

他不想让女学生的悲剧重演。

所以他决定将小太妹送到福利院,最后当小太妹被带走,那怨恨的神情一如当初女学生。

当平衡被打破,很容易陷入极端。

而就当我们以为悲剧会再次上演的时候,导演给了我们一个温情的结尾。

最后他去看望小太妹时,迎接他的不再是怨恨而是笑脸。

感谢导演的不杀之恩,幸亏没有一丧到底。

否则观众也会陷入崩溃的边缘。



加缪式的沉思与自问,太宰治般的悲凉哀怨。

整部影片都蔓延着冷漠而悲凉的气息。

所有的角色安然于世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漠不关心也互不侵犯;承受着自己的枷锁,接受这自己的烙印,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相安无事。

但绝大多数时候,没有人能够跟世界划清界限。

因为没有自成一体的孤岛。

所以就如卢梭在《社会契约论》里所说:人是生而自由的,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。

唯有接受枷锁享受自由才能够更好的活着,也唯有给予冷漠的世界以微笑,给予冷漠的人以拥抱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